新闻资讯
 
首页“顺达注册”首页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0-07-19 23:14

  首页“顺达注册”首页---主管QQ444708---1905年,孙中山出访比利时、德国、法国,与当地留学生商谈革命形势,留学生代表朱和中等人表示今后革命重心应放在留学生身上,孙中山不以为然,认为留学生不靠谱,不过双方最后还是妥协,当地留学生一同加入了兴中会。

  不久,留学生内汤芗铭、向国华、王发科、王相楚随即反悔、后怕,窃取了孙中山公文包内欧洲兴中会花名册等,为了“将功赎罪”,把这些重要文件交给了清廷驻法国公使孙宝琦手里。

  孙宝琦是个认线年伦敦公使龚照瑗诱捕孙中山、处理不当惹得一身麻烦的经验教训,果断把这些又寄给了孙中山……

  “处理不当有麻烦,那我就不处理了”(我真他娘的机智!ヽ(•̀ω•́ )ゝ)

  为了避免一些人以为斯大林的流放生涯就是如诗如画的西伯利亚疗养之旅,科普一下这个“神奇的格鲁吉亚人”这次有多倒霉。斯大林被流放的库列伊卡村,位于北极圈向北80公里处,一年有9个月是严酷的北极寒冬,稍暖和时蚊虫肆虐。整村只有9栋房屋,邮车一年只来这里8到9次,交通完全靠船只和雪橇,距离该村最近的居民点都有数十公里远,逃跑的结果只能是在路上累死、冻死和饿死。根据斯大林的信件,流放地物价奇贵。

  根据沙皇警察部门的专门命令,为斯大林和斯维尔德洛夫特别配备了专属监视警官,一人一个,人人有份。沙皇俄国的警察局警官米哈伊尔·亚里山德罗维奇·梅尔兹利亚科夫,以非常朴实的笔墨,对斯大林1914年至1917年时在库列伊卡的流放生活作过极好的描述:1891年,我父亲、一个流放移民(自由人),带着我来到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城,在离该城25公里的泽列杰耶夫乡的叶梅里亚诺夫村安家落户。1914年,为躲避战争征召,我去了图鲁汉斯克,因为不从图鲁汉斯克边疆区征兵。同年,我进入警察局,担任小警官。1914年6月初,我被派往库列伊卡村,И.В.斯大林(朱加施维里)就流放在那里。图鲁汉斯克警官吉比洛夫在派我到库列伊卡村时,吩咐我要对监视朱加施维里负全责,而且要严加看管,因为他非常不可靠,已经不止一次从流放地逃跑。

  库列伊卡村有8至10户人家,住着以下户主:卡拉什尼科夫·阿法纳西、小市民伊万诺夫、全家都是雇农的别列普雷金五兄弟和两姐妹,还有姓塔拉谢夫的六家,名叫雅科夫、斯捷潘、米哈伊尔、费多尔等。我住在塔拉谢夫•米哈伊尔家里。政治流放犯除И. B.朱加施维里之外,还有 Я. M.斯维尔德洛夫,他们没和房东家的人生活在一起,各自住在不同的房子里。И.B.斯大林住在别列普雷金家(雇农),他家有约纳、德米特里、伊万、格奥尔吉及纳塔莉娅、莉季娅两姐妹。别列普雷金家的房子不大,破旧肮脏。斯大林睡的是木板床,并用五根线的煤油灯来照明。夏天,斯大林喜欢钓鱼和划船。他用立网来捕鱼,捕鱼用具从过路的商販那里挑选,然后当场买下。他自己储备木材,喜欢去位于下游18公里的叫波罗韦卡的小地方。我放他一个人去那里,也不限制时间,有时候他能在那里钓上15天的鱼。斯维尔德洛夫由住在索特尼科夫家的霍列夫警员看守。斯维尔德洛夫喜欢下河游泳,喜欢每天清晨划船。他总戴着眼镜,没有捕鱼的爱好。我在那儿的时候,斯维尔德洛夫在那儿生活了近两年,然后经吉比洛夫批准去了妻子所在的莫纳斯特尔斯科伊村。他妻子在我儿子根纳季上学的寄宿中学教书。

  当地居民非常喜欢斯大林,经常去他那里做客,他也去他们家里,他们常常整晚与斯大林坐在一起。他喜欢听些简单的音乐,有时也爱听一听居民们的奇闻轶事。斯大林自己做饭、砍柴、用铁炉子上的茶壶煮茶。小木屋比较破旧,因此有些脏,里面总是烟雾缭绕,窗户玻璃也碎了,是用小木板、报纸、书的硬封皮来封住窗户洞的。斯大林生活俭朴、贫困,伙食费不够他开支,当地居民经常接济他。斯大林每次购买食品都支付现钱,在居民需要时给钱帮助他们,特别是帮助雇农别列普雷金一家。我无权扣留邮件,一律都转交给他。邮件……一个月送来一次,总是给他寄来些什么东西。寄来过装有药品的包裹,斯大林拿出药品分给当地居民。有时,斯大林也亲自用药品帮人们治病,在伤口上擦碘酒,撒药粉。在图鲁汉斯克边疆区,每15名流放犯有一个警员监管,而斯大林和斯维尔德洛夫则一人一个。异族人(通古斯人)也来过斯大林这里,比如曼达科夫·加夫里尔等。他们带来鱼和鹿肉,斯大林总是慷慨地付钱给他们。斯大林爱吃生长在叶尼塞河沿岸湖里的一种叫佩利亚特卡的鱼。斯大林经常与异族人交谈,能谈很久。我并不知道他们谈些什么,只知道斯大林建议他们洗澡、刮脸、剪发,因为异族人非常脏。我记得,斯大林曾帮一个人剃胡子并给了这个人肥皂。异族人尊敬斯大林,对他评价很好。在斯大林居住在乌斯季——库列伊卡期间、也是我,一个派去专门监控斯大林的警员在那儿的时候,他和我一起去过莫纳斯特尔斯科伊村10次。夏天我们乘小船去。狗拉着小船行驶,回来时我们划桨。一路上我们不停地交谈,开玩笑。冬天,我们骑马去,在一些小村子过夜,其中一个小村子距离库列伊卡37公里,奥京佐夫就住在那里,我们经常在那里停留。斯大林与奥京佐夫是在伊尔库茨克监狱认识的(我并不知道奥京佐夫是为何以及如何来到图鲁汉斯克边疆区的)。奥京佐夫住在卡纳谢里辖区。有时斯大林跟我一起能在奥京佐夫家里住上三天,奥京佐夫与家人住在一起。斯大林和奥京佐夫经常一起回忆在伊尔库茨克监狱的生活,我在场时,他们也谈到过伊尔库茨克监狱制度的残酷无情。当着我的面,他们一般避免谈论政治。在莫纳斯特尔斯科伊村斯大林与其他政治流放犯们见过面,和谁,在哪里,我不清楚。他在那里购买食品,逗留很长时间,有时长达5至7天。

  这些天他在哪里,住在谁家,在哪儿过夜,我都不知道。是斯大林自己来局里,告诉我必须要回去了,于是我们就离开。一路上,居民们对斯大林态度很好,给他铺最好的床铺(绒毛褥子、兔皮毯子),给他吃得也很好。来库列伊卡的神职人员从来不去朱加施维里那里。如果长官、商人来到库列伊卡,则在塔拉谢夫,米哈伊尔家过夜,他的房子被当成贵族住所。库列伊卡对于政治犯来说,是最边远,也是最艰苦的流放地。我是从拉利京警官那里接管了监管朱加施维里的任务并配发了武器的,他叮嘱我要严密监视斯大林,因为他准备逃跑,但我对他并不严厉。拉利京曾每天早上都去检查朱加施维里一遍,有时甚至在晚上,为此斯大林请求吉比洛夫撤掉拉利京。斯维尔德洛夫也对拉利京有抱怨。结果拉利京被撤换,由我取代了他。我知道,把斯大林流放到库列伊卡,是因为他是一个重要的政治流放犯,为此最好是将他与其他流放犯隔离开来,让他无法从那里逃走。根据我的观察,斯大林并不打算从库列伊卡逃走,因为这是毫无希望的事。在斯大林和斯维尔德洛夫之前,从来没有任何流放犯来过库列伊卡。1917年初,我、车夫和斯大林乘马车前往莫纳斯特尔斯科伊村,斯大林再也没有从那里回来,而我就有了新的差事。

  斯大林在库列伊卡村读了许多书,写了许多东西。他写了什么和读了什么,我不知道。他把书存放在莫纳斯特尔斯科伊村,在那里购买了文具用品。此外,还通过邮寄获得书籍和杂志。来自戈罗希哈村的一个流放犯常到库列伊卡村找斯大林,并在他那里逗留了很久,这个流放犯的姓名我不记得了。斯大林非常喜爱孩子们,孩子们也经常聚集在他那里,他同他们玩游戏,爱抚他们。有时,他张开手臂,与他们在屋内跑来跑去。斯大林与当地居民交往很有礼貌,不像我们那样叫对方“格里什卡”、“米什卡”,等,而是称呼格里戈里、米哈伊尔,而且用名字加上父称来称呼成年人和老年人。在读报时,斯大林有时会说:“罗马尼亚又在虚张声势了。”(睿智的P社玩家+1000)他总是用一个带弯曲烟嘴的烟斗抽烟,抽普通的马合烟,有时也抽其他烟丝。他戴着黑色的帽子,穿弗伦奇式军上衣和黑色斜纹布长裤,脚穿宽头的英式靴子。他在邻居家靠没有烟囱的炉子取暖的(烟气熏人的)浴室洗澡,因为别列普雷金家没有自己的浴室。冬季他穿靴子,外出时,当地居民给了他翁得软底毛皮鞋和索库伊靴,索库伊靴是由鹿皮制成的。斯大林剃掉了下巴处的络腮胡子,留着小胡子和整个向后梳的漂亮长发。库列伊卡当地居民常被蚊虫咬得难受,斯大林就用一张黑纱网来防止蚊虫的袭扰。但在屋里是免不了要被小蚊虫叮咬的,因此斯大林睡在帐子里。

  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好像记得斯大林的伙食费是一个月15卢布。我一个月能领到50卢布,但这些钱从来都不够我用,斯大林更是不够用了,所以他经常处于贫困之中。孩子们在时,斯大林就讲述自己的童年,说自己曾是个调皮的孩子,有时还哭闹,过得不好。在库列伊卡,斯大林常常去散步,但不会走进原始森林的深处,因为蚊子咬得难受。他常常一个人赛艇,这方面他无所畏惧,甚至连当地居民都感到惊奇:当他被波浪高高抛起时,是如何独自一人在大浪中游刃有余地驾驭小船的?流经库列伊卡的叶尼塞河有5公里宽。斯大林一个人常去对岸的小店购买食品,特别是烟丝,因为在我们这里烟丝经常缺货。斯大林绝对是自己做饭。他对外来的商人、长官不感兴趣,从不与他们交谈。

  有一次,我听斯大林讲了个笑话,笑话是这样的:一个地主牙痛,他就派自己的仆人去请医生,但他忘了医生的姓氏,就忍着疼痛说道,医生姓科涅夫或热列布佐夫(这两个姓的词根分别是马和小马的意思——译注),但结果医生是姓奥夫相尼科夫(这个姓的词根是燕麦的意思——译注)。要知道马是要吃燕麦的,因此,在这些姓氏之间有着某种微妙的关系。我们大笑不已,因为斯大林说得绘声绘色,他还说了一些其他笑话,但我不记得了。冬季,斯大林参与制造了“滑车”,自己也坐着它滑着玩,他喜欢这种消遣。他没有手套,为了不冻伤双手,他把袖口扎了起来。此外,斯大林还喜欢滑雪……

  他做了淮南节度使,真正的地区一把手,很快就要当上散骑常侍,也就是皇帝的贴身顾问,三品大员。

  李白更惨,正在流放夜郎的路上,就是要去贵州。要不是后来遇到大赦,我们的课本里还会增加一首要背诵的诗,叫《望黄果树瀑布》。

  曾经,这三个老男孩一起「论交入酒垆」「裘马颇清狂」,那时一定不会想到,多年以后他们走到了三个极端。

  高适是怎么实现逆袭的?曾经一起喝酒撸串的老铁,为啥别人都在纳斯达克敲钟了,李、杜还到处投简历?

  当把这三人的历程放在一起对比时就会发现,人生的逆袭或落魄,都是有原因的。

  年轻时的杜甫,跟后来我们认识的杜甫完全是两个人。年轻时他也到处浪,很狂傲,落榜后觉得玩得不过瘾,制订了长期旅游计划,去齐鲁大地。那时候的小杜还没体会到中年的焦虑、现实的艰辛,他信心满满,「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李白就更不用说了,一个实力派旅游达人,他偏偏玩出偶像派,灵魂和肉体一直在路上。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所谓盛唐气象,他年轻时就开始吞吐了。

  看看李、杜的旅行轨迹,会发现他俩目的性不强,在哪儿玩不重要,只要不在家待着就行。而高适完全不同,他的目的清晰明确。

  二十来岁,他到了长安,找不到工作,二话不说就去了燕赵边塞。燕赵重镇在幽州,就是现在的北京,大唐的「雄狮」和北方的「狼族」正在那里肉搏。

  这些大唐好男儿真心不怕死,只是很可惜,他们没有遇到李广、李牧这样的大将。(潜台词:很显然,我就是这样的大将。)

  这首诗完全暴露了高适的性格,沉稳持重,眼光锐利,有难得的克制力。要是李白来写,肯定是另一番模样。

  唐诗虽然是中国文学的一座高峰,但在当时,朝廷更重视武力。所以杨炯说「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岑参说「功名只向马上取」,李贺说「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这些,李白、杜甫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他们真的只是诗人,吹不惯大漠朔风,见不得人头滚滚。

  那时候一个县人口很少,过万人就算不错的县,有的县才几千人。县令(县长)、县丞(副县长)负责安排工作,县尉去执行,抓坏人、收赋税、维持治安啥的,都是脏活累活。

  做好一个县尉,需要两大技能:对上层往死里拍马屁,对下层往死里。这样一个岗位,所有的诗人都不愿意干。

  杜甫曾有过一个当县尉的机会,在河西县,可是他说「不作河西尉,凄凉为折腰」,真心干不来,他宁愿去兵器仓库当管理员。杜甫不是不会低头,「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的事儿他也干过,但就是不愿意为了诗和远方,在县尉岗位上苟且一下。

  换作李白会干吗?更不会,他是要做「帝王师」的。在玄宗眼皮子底下上班,都能「天子呼来不上船」,喝酒、旷工。一个小小的县尉,收入不够他买酒。

  其实大家怀恋王莽不过是因为当下更烂罢了,王莽真的是好皇帝吗?不过是一个喜欢炫耀知识丰富的影帝罢了。

  沈从文为首的京派批评海派作家作风糜烂,辞藻华而不实,投机倒把,消遣文学现象严重。

  苏汶,叶灵凤等代表的海派被骂了肯定要打回去啊(这中曲折不详表)——沈小子你这是在扯淡,看看上海的物价环境,我们不这么写能行吗。故作清高是没用滴。

  在两家互相嘲讽鄙视的时候,一位讲公道话的人出来了。鲁迅对双方表达了一番不屑,然后说你们啊,还是太年轻,有些时候太天真,听得风就是风,这样是不行滴,还是要加强自己的姿势水平哇。

  “北京是明清的帝都,上海乃各国之租界,帝都多官,租界多商,所以文人之在京者近官,没海者近商,近官者在使官得名,近商者在使商获利,而自己亦赖以糊口。要而言之:不过‘京派’是官的帮闲,‘海派’则是商的帮忙而已。……而官之鄙商,固亦中国旧习,就更使‘海派’在‘京派’眼中跌落了。”

  (嘲讽的一段没贴,这里面的故事太复杂,大家也就当个乐听听,大体了解个历史的一二就好,当年的大师和毛头小子的争辩也甚是有趣啊)

  熟悉披头士的人都知道,这支乐队从 1967 年开始突然就变了风格,成为一支迷幻摇滚乐队。

  大家都知道披头士乐队出道于 1962 年,乐队 4 名成员都出身于英国的蓝领家庭,一开始唱的其实都是些口水歌,和我们的五月天、小虎队什么的没什么两样。如果他们就这样发展下去的话绝对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但自从 1967 年开始他们突然就变了风格,成为一支迷幻摇滚乐队。

  「迷幻」这个词在当年可是非常时髦的,摇滚前面加上「迷幻」这两个字感觉立刻就高级了很多。这里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迷幻摇滚乐的编曲更复杂,非常考验乐手的水平,但最根本原因在于,大部分乐迷和乐评人都认为迷幻摇滚是给大脑听的、有「思想」的音乐,而普通摇滚乐只是给肉体听的、没有「内涵」的音乐,所以才会有档次的区别。

  我们来看两张照片就明白了。我手里拿着的是两张披头士精选集,都是双 CD,红色的是 1962~1966 年,大致属于披头士的口水歌时代,蓝色的是 1967~1970,是披头士的迷幻摇滚时代。大家看两张唱片的封面照,显然拍摄地点是一样的,但 4 人的外貌发生了很大变化,头发都变长了,列侬还留了大胡子,这是迷幻摇滚最大的特征之一,就是乐手们会变得不修边幅,或者用一个更时髦的词,叫做「叛逆」。

  另外大家注意,他们的衣服款式和颜色也不同了,第一张大家颜色一样,看着像情侣装,第二张鼓手斯塔和贝斯手麦卡特尼穿的衣服颜色相同,吉他手哈里森和主唱列侬的衣服颜色相同,当然这很可能只是巧合而已,但我觉得冥冥之中似有天意,因为这恰好反应了这 4 人性格的差异。

  大家知道,披头士这 4 人的地位是不同的,列侬和麦卡特尼一直被认为是领军人物,因为大部分的歌都是两人写的,都署两人的名字。不过这不等于这些歌都是两人合写的,只是表明两人的地位相同,分版税的时候一视同仁的意思。

  如果细分的话,列侬比较叛逆,写的歌也更刺激一些,或者说更「摇滚」,比如《革命》、《艰难一夜》(A Hard Days Night)和《挪威木屋》都是列侬写的。

  麦科特尼则比较温和,写的歌大都比较通俗,适合卡拉 OK,比如《昨天》、《嘿,朱迪》和《随它去》(Let It Be)等等都是如此。

  另两位成员当中,吉他手哈里森的性格和列侬比较像,而鼓手斯塔和麦卡特尼比较像,所以我们再来看这张照片,穿白衣的这哥俩更脱俗,穿深色衣服的这哥俩更世俗。大家知道,这俩穿白衣服的都已去世,这俩穿深色衣服的都还活蹦乱跳的。当然啦,这和脱俗或者世俗什么的没直接关系啊,我要是瞎联想该被人骂了。

  大家知道,1967 年是西方社会最动荡的年代,美国出了嬉皮士,英国也立即跟风,年轻人开始吸毒、酗酒、追求性解放,等等等等,发展到最后就是上街游行,要求停止越战、和反种族歧视什么的。

  换句话说,当时的西方年轻人正经历着一次信仰危机,他们觉得西方的那一套不灵了,开始把目光转向东方。而这里所说的东方特指印度,因为当时日本已经完全西化很多年了,中国尚未打开国门,传统东方大国里只有印度是向西方人敞开大门的,再加上印度是英国殖民地,印度人的英语都很好,更便于印度向西方国家输出价值观。

  披头士里最先迷上印度的是吉他手哈里森,他是先喜欢上了印度的西塔琴,然后又迷上了印度文化。1967 年的某一天,他听说一位名叫马哈里什的印度高僧要来伦敦开课传道,就动员乐队其他 3 人一起去。结果当他们 4 人带着各自的妻子或者女朋友去听讲时,发现马哈里什早就在第一排给他们预留了座位。披头士自然觉得对方很尊重自己,但其实这里面已经埋下了一个很大的阴谋。

  1967 年 12 月 18 日,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晚会上,约翰·列侬(右)和乔治·哈里森(左)与发明了「超脱静坐」灵修法的马哈里什(中)在一起

  原来,这个马哈里什并不是什么转世灵童,他早年学的是物理学,毕业后没搞物理,而是师从一位瑜伽大师学习灵修术,并自创了一套理论,取名为「超脱静坐」,大意是说你只要一边静坐,一边心里默念一套咒语,就能达到极乐世界。马哈里什这个名字其实不是他本名,而是他自封的,在印地语里是「圣人」的意思。

  在正统的印度宗教界看来,这个马哈里什就属于,因为他宣扬一个人不需要苦修或者禁欲就可以达到涅槃的境界,是一种投机行为,违背了印度教教义。

  但是他却受到了很多西方人士的欢迎,一来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这个绝对加分,二来他的理论特别简单,相当于印度文化速成班,很符合西方人的要求,所以最终反而是他从众多印度灵修大师中脱颖而出,成了印度文化的代言人之一。但在 1967 年的时候他还算不上大红大紫,他认为原因就在于缺少一位知名度高的大腕替他站台。所以当他得知披头士要来听他演讲,立刻意识到机会终于来了。

  帖木儿的子孙、印度莫卧儿帝国开国大帝———巴布尔,曾经自述险些被强暴的经历……

  1519年11月14日,巴布尔当时还在阿富汗,前一天晚上,突然想到了老朋友塔尔地伯克,于是巴布尔昼夜赶路,到了塔尔地伯克的地盘,不仅如此,巴布尔还非常仗义的自带酒钱。给了塔尔地1000沙哈鲁币,让他去买酒,自己想单独畅饮一番。

  这个安尼卡,可能是当地比较出名的一个酒腻子,而且还是个女人。这就比较少见了,巴布尔从没见过女酒鬼,从小身边也都是有修养的贵族女眷,便说:“我从未见过妇人喝酒,就叫她来吧!”

  他们又请了两个人过来弹琴助兴,七个人一直坐在外面喝到日落,又去塔尔地伯克的房子里点灯再饮,直到入夜。

  巴布尔最先不胜酒力,自己就先躺下了。其余六个人就跑到另外一个屋里继续喝。

  1.明孝宗时候有一次传言蒙古又要入寇北京。本着先发制人的意思,孝宗打算抢先一步攻打蒙古,结果被刘大夏一顿痛骂:

  孝宗(脑补萌萌哒表情):“太宗文皇帝时候那么多次出兵打蒙古不也没吃亏嘛,我为啥不能干?”

  刘大夏(脑补包公脸):“文皇帝?文皇帝那时候是什么时候!有兵有马有名将。你看看你手底下我们大萌啥样子,没粮没马没好将军,士兵又放纵不服管教。你去打蒙古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吗!”

  2.大家都知道明英宗御驾亲征在土木堡被蒙古俘虏的事情吧?其实如果读英宗实录,你会觉得开头就已经注定了结尾...

  3.五代十国时,前蜀开国皇帝王建年轻时候以屠牛盗驴贩卖私盐为业,外号贼王八。后来发家了攻城略地时,就被对方军人拿此事嘲讽。

  楚王表示,你们这帮人一天从早到晚都在说流贼要来流贼要来,让我拿钱。结果现在人影都没有,他们就算骑着母猪也该到了吧?

  宋太宗时有次在征北汉之前,把之前被宋朝俘虏的割据政权的君主都叫了来一起喝酒。

  兴起之时,南汉后主刘鋹对宋太宗说:“朝廷威名远播,之前僭越称帝的君主如今都在座。不久陛下亲征北汉,刘继元又要来了。请陛下允许我到时候拿根棒子,做各国投降君主的老大!”

  汉明帝性情狭隘苛刻,喜欢窥探群臣的隐私,认为这就是英明。公卿等高级官员屡屡被辱骂,陪伴近侧的尚书以下官员甚至遭到殴打。

  明帝曾因事对郎官药崧发火,用手杖责打药菘。药崧逃跑,躲到床下。明帝十分愤怒,厉声喊道:“郎官出来!”药崧便说:“‘天子端庄威严,诸侯华美庄重’,哪有皇上,动手打人的!”明帝这才住手。

  当时的阅卷人梅圣俞看了苏轼的文章,觉得牛逼极了,但其中苏轼用了个“皋陶杀人” 的典故,自己却不知道来历,又不好意思露怯,还是给了高分。

  想想我高考作文,也是爱因斯坦特斯拉、某某伯格、某某斯基附体,阅卷老师,你咋没来问我 。

  据说他不爱洗澡洗脸,有一段时间脸色乌青,他的门生都以为他生病了,很担心,劝他去看医生,结果他大笑道:我只是太久没洗脸脏的而已。

  还有一次他真的生病了,需要一种叫“紫参”的药材,旁人千辛万苦为他寻找到了,结果他竟然将别人臭骂,说:我这么多年也没吃过紫参,不是好好的。

  还有一段满心酸的,关于朱敦儒。他久负才名,但生性爱自由,不肯做官,曾写过名句:“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传为美谈,但南渡之后,秦桧当权,想让自己的儿子跟朱敦儒学诗,还要让他出仕为官,朱敦儒不肯,秦桧就以朱敦儒的儿子为威胁。老朱护子心切,无奈答应了,没想到当时很多人因此看不起他,写诗嘲笑道:

  再补充一个,宋人苏舜钦,是个酒鬼,最著名的典故是以书佐酒。夜晚他一个人拿着一册《汉书》,摆上酒,读到兴奋处,便大喝一声,猛拍桌子,喝一大杯。这事颇为风雅,但他为了喝酒还搞出不少奇葩名堂,比如和石延年等人发明的“鬼饮”,是夜不点灯,在一间黑屋子里摸索着喝酒,像鬼一样;“了饮”是末日之饮,一边喝酒一边唱挽歌一边大哭;“鳖饮”是把自己裹在席子里,把脑袋伸出来喝一口,再缩回去,如此反复,像乌龟一样;最奇葩的是“鹤饮”,在树旁边喝,每喝一杯酒就爬上树,直到醉的爬不上……

相关推荐
  • 首页“阿拉丁招商”首页
  • 首页“永佳注册”首页
  • 首页「1彩注册」首页
  • 首页「1彩3注册」首页
  • 首页-麒麟城注册-首页
  • 
    Copyright © 2002-2018 [金亚洲注册] 版权所有 XML地图 TXT地图 HTML地图